首页 > 专栏

【专栏】又一家医美分期机构倒闭!腰部玩家还能挺多久?

消金界 · 零壹财经 2020-02-28 18:03:41 阅读:599

关键词:P2P渠道乔融金服医美分期摩卡分期易美健

医美分期确实不好做。 头部企业的每一次呼吸都在牵动着大众的神经,但很少有人注意到,一家深耕医美领域多年、出身“根正苗红”的医美分期机构摩卡分期,在2019年底停止了业务。 相比捷信等头部企业,生于斯、长于斯、死于斯的摩卡分期,更能反映草根医美人这些年的近况——从被资本...

医美分期确实不好做。

头部企业的每一次呼吸都在牵动着大众的神经,但很少有人注意到,一家深耕医美领域多年、出身“根正苗红”的医美分期机构摩卡分期,在2019年底停止了业务。

相比捷信等头部企业,生于斯、长于斯、死于斯的摩卡分期,更能反映草根医美人这些年的近况——从被资本点燃激情后的疯狂跑马圈地,到被监管后的逐渐冷静,再到因资产质量差及催收难等因素而遭股东撤资,最终解散。

摩卡分期,这家大时代背景下的普通医美分期机构,它的经历或许能最真切还原出,医美分期市场这段最为动荡的日子。

1、脱胎于易美健

之所以说摩卡分期是“根正苗红”的医美机构,因为其本身即脱胎于医美机构易美健。

2016、2017年左右,正是医美分期最为狂热的时期,资本追逐、P2P的兴盛,医美市场热钱涌动。

“市场疯了,乌泱泱的全是钱,只要你说有业务、钱根本不是问题,为了以最快速度抢占市场,大家拼谁利息低,拼哪家更便捷,拼机构放款量,拼用户通过率。唯独没有考虑的,就是如何挣钱盈利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张树强这样说道。

“杀敌一千、自损八百。”当时有人这样评价这个行业的扩张模式。

消金界了解到,当时各家分期机构,月息甚至不足1%。业务铺的越大,账面亏得越多。

易美健身处其中,自然明白这个道理。但禁不住热钱的“怂恿”,几个同事转身成立了一家新的医美机构,摩卡分期。

摩卡分期主要在湖南、湖北、河南、广东等省市开展业务。

为了盈利,或者说亏损不那么惨,他们想出了新法子,从商户处收取3%-8%的手续费。

举个例子,医美用户贷款2万元,医院拿到款项后,必须给摩卡分期返还600-1600元。

“比较有意思的点在于,摩卡分期要求用户将手续费以现金的形式,当场现结。”接近摩卡分期的刘肖青表示。

即使被抽走了部分油水,前来摩卡分期合作的医院商户仍然络绎不绝。

刘肖青称,这里面的门道主要有两个。

第一是易美健本身在行业内口碑很好,员工认真负责、干活踏实,和部分医院建立了信任感。
另一点则完全是同行衬托。

“很多医院能拿到整体资金50%-70%的款项就烧高香了,甚至存在分期机构打款30%的情况,摩卡分期只拿3%-8%的手续费,称得上良心了。”接近摩卡分期人士说道。

2、乔融金服倒闭后的反思

医美分期机构不计成本抢占市场、抢夺用户的现象一直持续到2019年4月份。

乔融金服的倒闭,真正给了医美人士当头一棒。

“无论规模还是口碑,乔融金服都可以称的上我们行业的大哥大。他们业务铺的大,很受顾客与商户的欢迎。”张树强说道。

但因为对客利息实在太低,月息不足1%,乔融金服一直处于亏损状态。

2019年4月份,自身没有造血能力的乔融金服终因资金链断裂,走向了破产清算之路。

乔融金服的倒闭,让包括摩卡分期在内的医美机构终于看清了“规模不等于盈利”,这一再简单不过的真理。

“客户再多、占据市场份额再大,没用,到头来挣不了钱不还是白玩。”张树强说。

分期机构们决定适当提升对客利率。以12期来算,从不足1%的月息,将月利率提升至1.2%-1.3%,个别机构甚至提升到了1.8%。

2019年,摩卡分期广东月放款规模在2000万元上下,全国月放款规模在5000万元左右。

行业中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。

3、走到了散伙结局

利息小幅度提升并没有彻底扭转医美行业整体不盈利的窘境。

2019年伊始,监管通过禁止读取借款人通讯录、管控催收员话述等一系列手段,给医美行业浇了盆冷水。

相较于其他分期场景,医美分期更加依赖于催收。

道理很简单,医美分期的客群主要是爱美女士。

“是催收一群恶意逃废债壮汉容易,还是催收几个刚刚整形、娇滴滴的小姑娘容易?”答案不言自明。

严打催收后,多位医美人都告诉消金界,行业整体逾期率一下子提高了。

“医美分期这个行业本身是带有原罪的,分期机构驻扎在医院里的业务员,一个月就拿万把块钱,看着私下接触的渠道朋友月月收入几十万,而且这个钱还是从自己手里出去的,他们心里当然不平衡。”其中一位医美从业者表示。

所以分期机构业务员联合渠道骗贷现象屡禁不止,极大影响了分期机构利润。

以上种种原因,导致摩卡分期资产质量急剧下滑。

“2019年10月末,我和摩卡分期的一位业务团队Leader聊天,当时他就在担忧资方额度会不会下滑。”上述医美从业者说道。

一语成谶,他的担忧最终成真,2019年末,摩卡分期资方多次下调额度后,终于选择撤资。
再加上摩卡分期此前的资金高度依赖P2P渠道。近期后者成批退出,成为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至此,摩卡分期资金链条彻底断裂,团队在2019年末宣布关停业务。

与此同时,近两年,医美分期行业逐渐成熟,龙头效应显现。背靠银行资金的持牌系正在吃下这个市场,留给中小玩家的蛋糕本来就不多了。


只是,当下疫情影响,医美分期业务作为重线下的业务,遭遇重创。巨头之一的捷信已暂缓业务。
行业集中度进程被打断,这会成为中小平台的一次新机会吗?

可以看到,单纯“拉人头”的时代已经过去,持牌系的参与,正在规范这一市场。但防范骗贷、降低逾期,依旧是摆在头部玩家面前的难题。

如果不能吸取教训,只能是“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,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”。
零壹财经·零壹智库、数字资产研究院和中国投资协会数字资产研究中心联合出品《区块链时代必备:数字货币极简课》,疫情期间,只收49元,就可以收听30堂音频课。经济学家朱嘉明等大咖强烈推荐,全面认知数字货币。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收听。


相关文章


用户评论

游客

自律公约

所有评论


资讯排行

  • 48h
  • 7天


专题推荐

more

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(共20篇)

2019年数字信用与风控年会(共15篇)

中国零售金融发展峰会(共18篇)



耗时 179ms
重庆快乐十分